首页广州新闻广东新闻家居装修国内新闻国际新闻娱乐新闻港澳美食汽车社会财经房产RSS订阅

专家院士献计“十三五”信息化建设 网络强国梦要走六条路

2015-12-18 13:50:02 来源:羊成在线 编辑: 评论:0

17日下午5点30分,乌镇的夜幕已经降临,室外的温度也骤降到零下。此时,乌镇的“景行枯”咖啡馆内,4位学者与一群记者围坐在一起侃侃而谈,热火朝天。

正在进行的是第二届世界互联网大会第九场新闻发布会,围绕“‘十三五’期间信息化建设展望”主题展开。 4位学者分别是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国互联网协会理事长邬贺铨,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院长曹淑敏,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国电子科技集团总工程师吴曼青,中国电子贸促会常务副会长龚晓峰。

一群人把咖啡馆挤得满满当当,感觉不是一场发布会,更像是一场学术沙龙和头脑风暴。

会后,老记们直呼过瘾,不愧是院士和科学家,果然有干货,有含金量。

网络大国到网络强国有多远

还要走六条路

浙江在线记者率先提问,为什么说中国是网络大国而不是网络强国?大国向强国的跨越,还需要哪些质的飞跃?强国梦能否在“十三五”期间实现?

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国互联网协会理事长邬贺铨清晰地指出,中国网民普及率明年可能超过50%,高于全球平均水平。尽管离发达国家还有差距,但我们绝对数大,所以我们是当之无愧的网络大国。但这并不代表我们就是网络强国,要成为强国,还要走六条路。

第一条路是基础设施建设。习近平总书记的五大主张第一条就是加快全球网络基础设施建设。目前,我国基础设施在东部和西部、城市和农村都有差距,数字鸿沟还比较大。

第二条路是应用建设。面向产业的应用刚刚起步,面向消费的应用也不能只停留在电子商务。习近平总书记说发展互联网的目的是为了普惠13亿人口。但是现在还有一半人还没有接入甚至不会使用互联网。

第三条路是技术和产业建设。电脑芯片是国外的,操作系统是微软的,核心技术上中国对外依存度还很高。在第八届“中美互联网论坛”上,15家中国互联网企业加起来的市值不及苹果一家公司高,所以在产业方面也有差距。

第四条路是网络安全建设。2015年中国的网络攻击增加了571%,网络安全形式非常严峻。

第五条路是网络话语权建设。邬贺铨说,这两年中国开始重视在国际互联网的话语权,提出要参与国际互联网的治理。这届世界互联网大会可以明显地感到中国在世界上比较响亮地发出了我们的声音,要互联互通、共享共治。我们反对网络的垄断,反对网络的霸权主义,我们要让全世界人民都能受益,符合全世界大多数国家的利益。

第六条路是法治建设。国外互联网立法相对完备,有几十个法律,而我国的互联网法律相当缺乏。很欣慰的是十八届五中全会决定实施网络强国战略,全国人大也加快了立法的进程。

“网络强国梦本身就是中国梦的一部分,要实现这个梦,还有很长的路要走。”邬贺铨说,强国的过程永远是一个挑战,整个国家和社会各都应该共同努力。希望到2020年,我们在网络强国上能迈出重要步伐。

“十三五”互联网创新的新期待

基础创新、应用创新、管理创新

互联网创新是本次大会政要、专家、企业家关注的焦点话题。那么在“十三五”期间,互联网创新将会有哪些新的期待呢?

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国电子科技集团总工程师吴曼青说,讲互联网+,首先得有网络可加,可仍有很多地方网络无法覆盖,比如海上、边疆等地区,因此在互联网扩展的过程当中也会产生一些新的创新。

中国电子贸促会常务副会长龚晓峰则认为,创新的方向关键在于“应用”,应用得好就可能创新。创新包含商业模式创新、管理模式创新、娱乐方式创新等,所以互联网创新就是要跟生产方式、生活方式、管理方式、娱乐方式等紧密结合起来,只有这样才有可能找到创新点。

“我们的互联网不是空中楼阁,要接地气。”龚晓峰说,中国13亿人口就是我们的创新方向,这就是市场。有差距不怕,问题就是机会,小问题小机会,没问题没机会,解决互联网的各种问题,这个过程就是培育机会的过程。缩小差距的过程就是挖掘潜力的过程,所以创新的方向就是“应用”两个字。

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院长曹淑敏说,创新有三个层面。基础设施创新是互联网的基础。应用创新则体现在与产业融合过程中,要跟互联网深度融合,是跨界的融合创新。管理创新很重要,在互联网应用当中很多模式可能对过去是很大的颠覆,比如互联网约车平台对原有出租车的冲击就很大,包括医疗也是一样,都是挑战现有的制度、机制、体制,能不能适应互联网,要在这个领域创新,而且这个领域的创新更加根本、彻底。

“十三五”是5G的关键年

最早到2020年可商用

未来五年,互联网依然会保持高速发展,作为基础的通讯技术特别是5G概念在中国将会有这样的发展呢?

通讯技术专家曹淑敏说,“十三五”期间,5G是形成标准,走向商用最关键的五年。

从全球来看,今年刚推出一个5G愿景,定义了5G的八种能力和三种应用场景,明年开始做标准化。所以从目前来看,5G真正可商用的话,最早也要到2020年。

对于我国来说,产业的创新能力和应用能力都在大幅度提升。以4G为例,4G发牌照才两年,用户就已经超过3亿,占了全世界三分之一的用户和二分之一的基站。国务院副总理马凯曾提出中国在2020年力争提供5G商用。我们在参与制定5G国际标准过程中全面部署了5G的关键技术研究、设备研发等工作,还会开展5G相应的技术实验,这些工作都为2020年国内的5G商用以及在国际上的产业打下基础。

网络基础设施完善后,上网资费是否能进一步下降。对此,曹淑敏和邬贺铨的观点是一致的,单位流量资费肯定会下降。但是人们使用网络时长增加,使用软件增多,总体资费可能随着网络发展趋势有上升走向。举一个例子,双十一搞促销,单个商品的价格便宜了,你就会买很多,这会导致双十一的总体花费会高于平时的消费额。

针对消费者并不买账运营商推出的“流量不清零”,吐槽流量消耗速度太快,曹淑敏建议,运营商公开流量消费记录,像查话费一样的能查流量记录,让消费者”流“的明白。

发表评论

图片新闻
精彩看点
本月排行榜
  • 手机版二维码
  • 微信公众号
网站许可证号: 粤ICP备14023937号|Copyright 羊城在线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复制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