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广州新闻广东新闻家居装修国内新闻国际新闻娱乐新闻港澳美食社会RSS订阅

记者扫楼探秘广州传销组织:捡烂菜叶烂水果吃

2015-12-17 10:32:55 来源:羊城在线 编辑: 评论:0

记者扫楼探秘广州传销组织

▲涉嫌传销人员的日常伙食,就是这种捡回来的烂菜叶,上面甚至连油珠都没有。
记者扫楼探秘广州传销组织

■不到10平方米的房间里,挤着十多名年轻男女。治保队员说,他们正在等待“导师”前来“上课”。

家人说,半年未见,彭世锦瘦了很多

■《疑幺儿误入传销组织 家人蹲守月余,助警方端掉十余个传销窝点》追踪报道

家中幼子离家数月后失去联系,家人怀疑他陷入传销组织,于是来到广州市白云区均禾街罗岗村,蹲守月余后协助警方端掉了十余个传销窝点,可他们要找的彭世锦却不在其中。昨日,好消息传来,彭世锦找到了!

直至昨日白天,彭家人仍没有放弃对彭世锦的寻找,并将范围扩大到附近地区。好消息在昨晚9时许传来,在看到包括新快报在内的多家媒体报道后,彭世锦自行返回在海珠区的家中。

彭世锦的大姐彭佳(化名)说,她是在昨晚9时许接到彭世锦的电话的,“他打电话说自己回到家了,当时我们不太相信,担心是骗我们的”。当时,彭家人还在白云区寻找彭世锦,闻讯后马上赶往海珠区,“又开心又焦急”。

在彭家门口,年已六旬的母亲侯姨见到了朝思暮想的小儿子,一下子扑上去拥抱。半年未见,彭世锦瘦了很多,皮肤变得又黄又白。侯姨又是开心又是心疼,不禁哭了起来。“我都好想捏一捏他,(看看是不是真的)瘦了好多,要让妈妈带他去医院检查一下。”彭佳说。

“谢谢你们,谢谢大家!”昨晚9时30分许,在打给记者的电话中,彭佳掩饰不住激动,连声道谢。“我弟弟刚刚回来,还没有吃饭,我们也还没问他这段时间的经历。”彭佳说,他们一家准备在今天(17日)返回云浮老家,让弟弟散散心。

记者扫楼

不到10平方米的屋子里

十余人光脚席地“玩耍”

在离家期间,彭世锦经历了什么?过着怎样的生活?对此,由于彭家人暂时不方便接受采访,因此不得而知。不过,新快报记者曾于12月15日随罗岗村治保会对该村的疑似传销窝点进行“扫楼”,发现多名涉嫌传销的年轻人。他们对外人十分抗拒,并颇为自己的这份“事业”而“自豪”。从记者“扫楼”所见,可以窥见涉嫌传销人员的生活状态。

寒冬中

一群年轻人衣衫单薄光着脚

“站住!说的就是你!”12月15日上午10时许,在罗岗村垂思南街十一巷内,罗岗村治保会十余名队员围住一名刚刚下楼的年轻女子。“她就是传销人员,我抓过她很多次了!”治保队员一边向新快报记者解释,一边呵斥女子拿出钥匙开门,而这名皮肤黝黑、扎着马尾辫的女子没有一丝惊慌,稍作拖延后掏出钥匙,打开了5楼一套间的房门。

套间为两室一厅,记者一进门,就闻到一股混杂着风油精味的憋闷气息。其中一个不到10平方米的房间里,十余名年轻男女席地而坐,地上只铺有简单的防滑垫。此时户外气温不过十来摄氏度,而这些年轻人却衣衫单薄,光着脚丫。另一个房间里有一张小床,上面堆放着十多套被褥,屋内还晾着衣物。

“他们都是朋友,过来玩的。”马尾辫女子如此解释,但小房间内的黑板和年轻人手中的笔记本却显得十分异常。“这是在等‘导师’过来上课,人应该还没到齐。”一名治保队员称,这群年轻人中有他认识的人,“我们都‘抓’过好几次了,结果又回来了”。

对外人称

“做销售”其他闭口不谈

面对治保队员的盘问和在场媒体的镜头,这些年轻男女毫无惧色,一直不愿出示身份证件。自称来自广西梧州的小吴说,她的工作是“做销售”,觉得在这里得到了“改变”。至于具体得到了哪些改变,她声称“不回答是我的权利”,而当记者问她是否在搞传销时,她马上闭口不答。

在场一名治保队员介绍说,这群年轻人基本上一间房子里住十几个人,负责看守的人员则睡在客厅里。

很快,出租屋的房东闻讯赶来。治保队员要求这些年轻人收拾东西到楼下集合,他们此时变得很灵巧,十多人分工合作,不到20分钟就将屋内的衣物、被褥等收拾得干干净净,并将炊具、防滑垫、小凳子等打好包,连鞋柜都拆散带走,整间屋子一下子恢复整洁。而这批年轻人则被带到罗岗村村委会大院。

他们宁肯吃捡来的烂菜叶 也不愿回家

随后,在垂思街十四巷的另一栋出租楼里,一名躲在楼顶的涉嫌传销人员被治保队员认出,被迫打开7楼一间出租屋的房门。也许是此前的行动打草惊蛇,这间出租屋里不见其他涉嫌传销人员的身影,但屋内同样放有多床被褥,几本笔记本记录着相似的传销内容,房间门下沿被细心地用海绵包裹着,避免声音外传。

在屋内一张小桌和厨房窗台上,共放有5盆还冒着热气的青菜,这些明显已不新鲜的叶菜、葫芦上见不到一丁点肉,甚至连油珠都没有。

“这些传销人员经常半夜跑到菜市场捡烂菜叶、烂水果。”出租屋楼下一家衣服档的老板娘称,她在半个多月前曾看到一个女孩子半夜捡烂菜叶,于是上前劝说“做什么不比受这个罪强”,谁知对方竟然回呛她“你卖衣服才挣几个钱”。

声音

罗岗村治保会主任: “没法定罪只能送走,但很快又回来了”

12月15日中午,清查行动暂告一段落,近20名涉嫌传销人员被带回村委会大院,当天下午又被当地派出所带走。罗岗村治保会李主任称,该村近年来已成为传销人员的聚集地,在村里租住的传销人员可能达到1000人。不过,这一数据并未得到白云区警方的确认。

“以前村里也搞过整治,找到人了一问什么都不说,对一般的(传销人员)又没法定罪,最后只能将他们送走。”李主任说,他们将这些人员送离村境后嘱咐他们坐车回老家,但“基本上我们的车子前脚回村,他们后脚又回来了”。他曾经分别跟传销人员谈话,告知他们,可以帮忙打电话让家里人接他们回去,但应者寥寥。

“在传销组织里待过一段时间的,基本都被洗脑了。”李主任无奈地说。

反传销志愿者: “找到传销理论暗藏事实,就能反洗脑”

记者在“扫楼”时发现,涉嫌传销人员的笔记本上除了记载“上课”内容外,还有不少待“开发”的下线人员及电话号码。

“这是最原始的古老派传销,很好对付。”在翻阅新快报记者提供的资料后,反传销志愿者张宏发如此判断。他介绍,这类传销将直销拉来做挡箭牌,谎称直销没有立法禁止,参与者将来会成为“元老”。“应对这种传销比较简单,他们有100多页的洗脑课程,只要你吃透它,把传销理论表面隐瞒的事实挖掘出来,就能‘反洗脑’。”张宏发说,如有需要,他愿亲赴广州处理此事。

 

发表评论

图片新闻
精彩看点
本月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