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广州新闻广东新闻家居装修国内新闻国际新闻娱乐新闻港澳美食汽车社会财经房产RSS订阅

38岁女公务员决意捐肝救母 流泪跪求母亲接受

2015-12-13 10:31:00 来源:羊成在线 编辑: 评论:0

原标题:38岁女公务员决意捐肝救母 流泪跪求母亲接受

图为:童鲲等待成为妈妈的“小心肝”

  下周三,63岁的左春芳就要在同济医院进行肝移植手术了,而捐肝的,是她38岁的女儿童鲲。

  童鲲是荆州市沙市区劳动就业管理局办公室主任。

  儿子说,只要让奶奶重生,再难过我也能坚持;丈夫说,放心,我支持你;母亲说,你要捐,我就不活了。而童鲲说,我只有你一个妈妈,妈妈为我受苦一辈子,我不能丢下她!

  女儿的心血,妈妈的心肝

  大多数时候,63岁的左春芳都是躺在被窝里默默流泪,眼睛肿得像核桃。

  “尽快住院安排手术吧。”12月5日,在荆州家中接到武汉同济医院器官移植研究所副教授魏来的电话后,女儿童鲲就忙不迭地收拾东西,左春芳却心情复杂。她的肝硬化病情严重,除了换肝已经别无他法。半个月前,童鲲提出把自己的左肝捐给她。

  拗不过女儿的苦苦相劝,左春芳几乎是认命般地勉强同意了。自从12月4日,同济医院器官伦理委员会全票通过,同意童鲲为母亲捐肝后,一家人一直在默默等待着医院的通知。

  可是,电话真正打来的这一刻,左春芳还是无法接受。“那不是别的东西,是女儿的心肝啊。”童鲲是她和老伴童家才唯一的女儿,本身就是夫妻俩的“小心肝”。

  “不一定能做手术,还要去检查。”童鲲一直安慰母亲,几乎是半哄半骗地把她从荆州带到了武汉。这几天,躺在病床上,左春芳故意不理会女儿,肝硬化导致她的黄疸严重,脸上始终呈现着病态的蜡黄,童鲲在旁边陪着小心。

  左春芳的眼泪忍不住地唰唰地往下流,昨日,她告诉楚天都市报记者,她明白女儿的孝心,只是心里始终过不去那道坎。在她看来,38岁的童鲲不仅是她的女儿,也是一个人妻,更是一个人母。“我只怪自己拖累了她。”

  “妈妈,只有我们一家人都好好的,我才能好。”童鲲对着左春芳轻轻地笑。

  她的肝脏与母亲匹配

  这不是童鲲第一次决定为母亲捐肝。

  2009年,左春芳的肝硬化恶化,导致肝腹水严重,腿脚浮肿,肚子鼓得像怀孕的孕妇,几乎难以下地行走。在荆州、武汉辗转看病的过程中,童鲲听说肝移植可以解决肝硬化后动了心思,她甚至剪掉了一头长发,以方便手术后的生活。

  左春芳却坚决不同意。“你要捐肝,我就去死。”母女俩陷入僵持。

  有医生根据左春芳的病情介绍了脐血干细胞移植手术。就是把培植后的脐带血干细胞直接注入肝脏,修复受损的肝细胞。一次手术需要十多万元,左春芳不想做,全家人轮番苦劝,她才勉强同意试试。

  手术后效果很明显,左春芳的腹水完全没了,脸色也不黄了,还能睡个好觉。“那是我们一家人最开心的时候。”童鲲和丈夫杜军至今还记得,亲朋好友看到左春芳恢复正常时的惊喜。

  谁知道,4年后噩梦再次来袭。2013年,左春芳再次发生严重的肝腹水。

  没有犹豫,童鲲带着母亲再次进行了脐血干细胞移植手术,病情也再次得到缓解。不过,这一次从医院回家的时候,所有人都难以轻松,谁也不知道这样的状况可以持续多久。

  今年7月,左春芳的肝硬化再次恶化,一家人急忙赶赴武汉做手术,幸运却再也没有眷顾,手术后病情依旧。医生告诉童鲲,左春芳的肝已经完全没法修复了,除了移植别无他路。

  捐肝给母亲再次被童鲲提上日程。“我们是亲人,最合适。”她甚至后悔6年前没有坚持劝服母亲接受她捐肝,害她受了这几年罪。悄悄瞒着母亲,她到医院做了一次全面检查,两人血型相同,她的肝脏非常适合捐给左春芳。

  女儿跪求母亲接受

  怎么说服母亲是个大问题。“都说水往下流,很多器官捐献都是长辈捐给晚辈。”想要了解肝移植的相关情况,童鲲加入了一些QQ群,找到了不少做过肝移植手术的病友,听说她要捐肝给母亲,很多人都为她的孝心感动,帮她出主意。

  一个江西的病友告诉童鲲,他们情况有些类似,儿子捐肝给了他,后来两人都恢复得很好。现在儿子已经结婚了,就连孙子都7岁多了,照片上的一家人健康幸福。“小妹,你可以拿我的例子来劝你的妈妈。”“都是骗人的。”当童鲲把网友的照片拿给母亲时,左春芳却一把推开,也不愿意打电话求证。

  童鲲明白左春芳的心结,尽管她一再解释,在所有的器官中,肝脏是可以再生的,她捐出一部分并不会有生命危险,将来恢复得好可以达到八成等等,母亲却始终不愿意女儿受到任何伤害。“我不要你报答我的什么恩情,只要你平平安安的。”这句反复被念叨的话,令她心如刀割。

  童鲲是家中独女,小时候父亲太忙,经常很晚回来,总是母亲陪着她做作业,夜里发烧也是母亲背着她去医院。有一次母亲送她上学,不小心从自行车上摔下来,腿上骨头都露出来了,现在还能看见当时留下的疤痕。

  15岁以前,一家三口挤在15平米的集体宿舍,虽然拥挤却很温馨。后来父亲单位分了73平米的房子,童鲲也长大、结婚、生子,成为沙市区劳动就业保障局的办公室主任,一切都在好起来,疾病却让母亲数次面对生离死别。

  童鲲一直很内疚。2002年母亲刚犯病时,只是有些身上发痒,她那时刚生下儿子,没顾上母亲。“妈妈一直帮我照顾孩子,我却没留意她的病。”

  她跪在了母亲床前。“要是没有妈妈,我有事的时候找谁去,过年的时候到哪里团年,再也没有人喊我回家吃饭了。”童鲲眼泪长流。杜军也劝岳母:“妈,但凡有点办法我们都会想,已经没有路了。”

  有妈妈家才完整

  为了给母亲治病,一家人已经倾其所有。

  这是一个普通的工人之家。童家才退休前是沙市棉纺织厂(现荆州市乾盛纺织有限公司)质检员,他是个老实人,一辈子勤扒苦做,曾获得全国五一劳动奖章,多次被评为省、市级劳模。左春芳原本在一家机械厂上班,后来下岗回家,两人的退休工资现在加起来每月只有3000多元,一点家底几乎全部用来看病吃药了。

  这一次的肝脏移植手术需要40多万元,童鲲和杜军想办法凑钱,一个朋友二话没说打了30万元过来,童家才坚持把房产证抵给了他。“不能让人吃亏。”夫妻俩住回了公公婆婆家,每次出来看病,老人就帮忙照顾13岁的孙子。

  13岁的杜永童似乎一夜长大了。童鲲她们出发到武汉前,他在日记中写道:“虽然心中有万分不舍,但只要想到他们是为了让奶奶重生而前往的,即使心中再不舍、再艰难也要支持他们,为他们打气加油!”

  在杜永童就读的荆州东方红中学8年级10班,班主任李丽趁机进行了一次孝心教育,孩子们自发捐出了零花钱,1200元钱让童鲲几度落泪。沙市区劳动就业管理局局长黄乐也安慰她,不用担心工作,全力以赴救母亲才是最重要的。“只有母亲还在,我们的团年饭才是完整的。”身边人的全力支持,让童鲲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力量。

  昨日下午,母亲睡着后,她到卫生间里洗了把凉水脸。原定于12月10日的手术,因为母亲身体情况不太理想,推迟到了下周,她想让自己在煎熬的等待中显得精神些。(记者贺俊)

发表评论

图片新闻
精彩看点
本月排行榜
  • 手机版二维码
  • 微信公众号
网站许可证号: 粤ICP备14023937号|Copyright 羊城在线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复制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