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广州新闻广东新闻家居装修国内新闻国际新闻娱乐新闻港澳美食汽车社会财经房产RSS订阅

湖北女公务员捐肝救母 流泪跪求母亲接受

2015-12-13 10:38:36 来源:羊成在线 编辑: 评论:0

原标题:湖北女公务员捐肝救母 流泪跪求母亲接受

童鲲等待成为妈妈的“小心肝”

  楚天都市报讯 下周三,63岁的左春芳就要在同济医院进行肝移植手术了,而捐肝的,是她38岁的女儿童鲲。

  童鲲是荆州市沙市区劳动就业管理局办公室主任。

  儿子说,只要让奶奶重生,再难过我也能坚持;丈夫说,放心,我支持你;母亲说,你要捐,我就不活了。而童鲲说,我只有你一个妈妈,妈妈为我受苦一辈子,我不能丢下她!

  女儿的心血,妈妈的心肝

  大多数时候,63岁的左春芳都是躺在被窝里默默流泪,眼睛肿得像核桃。

  “尽快住院安排手术吧。”12月5日,在荆州家中接到武汉同济医院器官移植研究所副教授魏来的电话后,女儿童鲲就忙不迭地收拾东西,左春芳却心情复杂。她的肝硬化病情严重,除了换肝已经别无他法。半个月前,童鲲提出把自己的左肝捐给她。

  拗不过女儿的苦苦相劝,左春芳几乎是认命般地勉强同意了。自从12月4日,同济医院器官伦理委员会全票通过,同意童鲲为母亲捐肝后,一家人一直在默默等待着医院的通知。

  可是,电话真正打来的这一刻,左春芳还是无法接受。“那不是别的东西,是女儿的心肝啊。”童鲲是她和老伴童家才唯一的女儿,本身就是夫妻俩的“小心肝”。

  “不一定能做手术,还要去检查。”童鲲一直安慰母亲,几乎是半哄半骗地把她从荆州带到了武汉。这几天,躺在病床上,左春芳故意不理会女儿,肝硬化导致她的黄疸严重,脸上始终呈现着病态的蜡黄,童鲲在旁边陪着小心。

  左春芳的眼泪忍不住地唰唰地往下流,昨日,她告诉楚天都市报记者,她明白女儿的孝心,只是心里始终过不去那道坎。在她看来,38岁的童鲲不仅是她的女儿,也是一个人妻,更是一个人母。“我只怪自己拖累了她。”

  “妈妈,只有我们一家人都好好的,我才能好。”童鲲对着左春芳轻轻地笑。

  她的肝脏与母亲匹配

  这不是童鲲第一次决定为母亲捐肝。

  2009年,左春芳的肝硬化恶化,导致肝腹水严重,腿脚浮肿,肚子鼓得像怀孕的孕妇,几乎难以下地行走。在荆州、武汉辗转看病的过程中,童鲲听说肝移植可以解决肝硬化后动了心思,她甚至剪掉了一头长发,以方便手术后的生活。

  左春芳却坚决不同意。“你要捐肝,我就去死。”母女俩陷入僵持。

  有医生根据左春芳的病情介绍了脐血干细胞移植手术。就是把培植后的脐带血干细胞直接注入肝脏,修复受损的肝细胞。一次手术需要十多万元,左春芳不想做,全家人轮番苦劝,她才勉强同意试试。

  手术后效果很明显,左春芳的腹水完全没了,脸色也不黄了,还能睡个好觉。“那是我们一家人最开心的时候。”童鲲和丈夫杜军至今还记得,亲朋好友看到左春芳恢复正常时的惊喜。

  谁知道,4年后噩梦再次来袭。2013年,左春芳再次发生严重的肝腹水。

  没有犹豫,童鲲带着母亲再次进行了脐血干细胞移植手术,病情也再次得到缓解。不过,这一次从医院回家的时候,所有人都难以轻松,谁也不知道这样的状况可以持续多久。

  今年7月,左春芳的肝硬化再次恶化,一家人急忙赶赴武汉做手术,幸运却再也没有眷顾,手术后病情依旧。医生告诉童鲲,左春芳的肝已经完全没法修复了,除了移植别无他路。

  捐肝给母亲再次被童鲲提上日程。“我们是亲人,最合适。”她甚至后悔6年前没有坚持劝服母亲接受她捐肝,害她受了这几年罪。悄悄瞒着母亲,她到医院做了一次全面检查,两人血型相同,她的肝脏非常适合捐给左春芳。

发表评论

图片新闻
精彩看点
本月排行榜
  • 手机版二维码
  • 微信公众号
网站许可证号: 粤ICP备14023937号|Copyright 羊城在线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复制必究